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起飞助学

济贫不是目的,扶志才是根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起飞助学秉承“济贫不是目的扶志才是根本”的宗旨,帮助大学生成长,走在时代的前列。起飞是一个温暖的家,大家共同学习进步,相互支持,创造了很多奇迹。我们坚信起飞的明天会更好!

网易考拉推荐

当然会这样————朱德响  

2012-11-30 22:16:58|  分类: 随笔花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当事情不太对劲,而你说:“当然会这样!”或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就是在传送这样的讯息:你在等待坏事的降临。这个世界听见了,就会带来更多坏事给你。

 

当我第一次决定认真留意自己的言论,同时明白这些话是在反映我的想法,而想法将造就我的现实生活。我还记得那时的情景:我正开着我太太那辆二十年的小卡车,运回一些我放在仓库里的东西。桂儿的这部 F-150 老车的引擎已经跑了几百里,所以每开二十里大约要用掉一加仑的油!(译注:约每公升跑七公里。)我们时常替这辆老卡车加油,同时也会在后车厢放一箱油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

当我启程展开一百多里的旅途时,我确定油箱已加满了油,还邀请我们家的狗吉布森跳上前座,和我一起作伴。吉布森是一只澳洲牧羊犬,这个名字是桂儿帮他取的——桂儿说,如果有哪个澳洲人要睡在她的床脚边,她希望是电影明星梅尔?吉布森。

 

我们花了好几个钟头,才从南卡罗来纳州艾纳市的家开到曼宁市的仓库,再把物品装上车。回程时,我决定走捷径,朝葛利里镇的方向行驶。我以前住在曼宁,对通往葛利里镇的路很熟。其实,我以前常在周末骑单车到葛利里镇,然后再骑回来,当成是运动。那条路约有十三里,车辆并不多。

 

太阳开始西下时,“引擎故障灯”亮了。那一刻,我的思考模式照理说应该是:“糟糕!有麻烦了。”但是,我反而转身对吉布森说:“会有办法解决的。”内心里,我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脑子进水吧——就像我说的,我对这条路很熟,这十三里路上只有十来户人家,而我又没带手机。

卡车苟延残喘着继续走了一里多,引擎才完全停止运转。“会有办法解决的。”我说着,努力让语气听起来笃定而自信。卡车开始慢了下来,最后终于停在这条路上少数几处人家的某一户门前。“当然会这样!”我说着,庆幸于当前的发展,但仍对我们竟如此幸运而惊讶。我心想:“或许会有人在家,让我借用电话。我可以打给桂儿,她就能来接我。”然后我又想起卡车里装满了东西,而忖度着:“我还是宁可今晚就开车回家,不要把这些东西留在路边。我不知道问题会怎么解决,但我要相信可以解决。”

 

请记得,这不是我处理类似问题的一贯作风。以前,我会直接下车,说不定还会做些“有帮助”的事,像是咒骂和踢轮胎。但是这一次,我反而闭上了眼睛,在脑海中看着我和吉布森慢慢地驶进家里的车道。在我想象的画面中,那时候是傍晚(和当时的时间一样),而我穿着和当时一样的衣服。我先让自己安静地稍坐片刻,好好吸收这幅画面,再走上车道,按下门铃。

 

当我听到屋里传出骚动的人声时,我又说了一次:“当然会这样!”确定这一户(这是数里路来我唯一看见的屋子)有人在家,而且是在我的卡车在他们家门口抛锚的时候在家。一名男子前来应门,同时自我介绍。当我解释我的卡车抛锚了,并询问能否借用电话时,他在黑暗中眯着眼睛,朝卡车所在处打量着,问道:“你开的是什么卡车?”我说:“福特。”他微笑着说:“我是福特卡车经销商的维修主管。我去拿工具来看看。”

 

他去拿工具时,我又说了:“当然会这样!”问题就要解决了。

 

我拿着手电筒,而我的新朋友在引擎盖下敲敲打打了十五分钟,终于转身说:“是你的燃料系统不太对劲。你需要换个小零件,只要一两块美金就有了,可是我家里没有这种零件。”他继续说:“不过这主要是管线问题,倒不是机械性故障。”

 

我说:“没关系。那我可以借用一下电话吗?”他说:“呃,你的问题出在管线,而我爸正好从肯塔基州来看我,他是管线工人。我去叫他。”

 

他进屋里去叫他父亲时,我搓了搓吉布森,兴奋地笑道:“当然会这样!”几分钟之后,他父亲诊断出问题:“你需要一根约三寸长、四分之一寸宽的管子。”“就像这样吗?”他从自己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根尺寸刚好的管子。“就是这个!”父亲说,“你在哪里找到的?”儿子说:“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。一个月前,我在工作台上发现这管子,就把它丢进工具箱里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

“当然会这样!”

 

没多久,我和吉布森又上路了。“真是难得的经验!”我对吉布森说。一切都解决了。就在那一刻——换成加油灯亮起来了。我们停留太久,耗尽了卡车的油,油量低得危险。四处都不见人家,我开始有点担忧,然后又赶快阻断这样的思绪,大声说:“问题已经解决过一次了,这次一定也没事的!”我一边开车,再次想象我和吉布森当晚平安地把卡车开上家里的车道。

 

转弯进入葛利里镇时,我开往当时镇上唯一的加油站。当我把卡车开进站里,老板正在锁门准备打烊了。“需要帮忙吗?”他问。“我需要油。”我说。他重新打开加油站的照明设备,说:“需要什么自己来吧。”我把两手伸进裤子口袋,掏出身上带的所有钱。以当时卡车吃油的速率,可能需要加四夸脱(译注:近四公升)的油才能到家,而我身上只有四块半美金。我于是抓起两夸脱(我手边的钱只能买这么多)的汽油,放在柜台上。

“你有没有看到另一个牌子?”老板问我。我说:“没有。”他走向陈列架,我跟在他身后。“有了。”他说。“这个牌子很不错—我觉得比你拿的那种更好,可是我以后不进货了,所以今天特价,只要五折。”我努力保持镇定,以免露出太欣喜若狂的模样。我把四夸脱的油抱进怀里,走向柜台。当天晚上十一点十七分,我和吉布森平安地回到了家里的车道。

 

“当然会这样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